《平“语”近人——习近平喜欢的典故》(第三季)播出引发热烈反响
深度关注丨纠治“四风”顽疾 走好“第一方阵”
以下看上、以点带面|推动乡村振兴领域专项整治走深走实

深度关注丨"围栏筑墙"将反噬美国自身

发布时间:2024-02-05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字体大小[ ]

   深度关注丨"围栏筑墙"将反噬美国自身

深度关注丨"围栏筑墙"将反噬美国自身

干扰荷兰企业对华出口光刻机,拟对中国公司人工智能训练进行限制……美对华科技围堵动作不断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柴雅欣

 

  在美国的科技围剿下,包括华为公司在内的中国科技企业坚持自主创新,突破技术封锁,有效顶住了美国对我国高科技的封锁打压。2024年第一周,华为手机位列当周中国手机市场销量第一。图为近日,消费者在某华为全球旗舰店选购手机。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1月29日,在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有记者就美国对中国公司人工智能训练进行限制的相关问题提问。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表示,人工智能发展治理攸关全人类的命运,需要的是群策群力协调应对,而不是脱钩断链、围栏筑墙;敦促美方不要违背科技发展的客观规律,切实尊重市场经济和公平竞争原则,为加强人工智能领域的国际协调合作创造良好条件。

  强化出口管制,严格投资审查,打压围堵高科技企业……美国科技霸凌手段层出不穷,打着维护“国家安全”的幌子出台一系列遏制中国科技和产业发展的举措,遏制中国发展之心昭然若揭;逆科技开放合作大势,破坏全球公平竞争环境,美国终将反噬其身。

  美国多次向荷兰施压,要求将DUV纳入禁售范围,以进一步打压中国半导体行业

  据参考消息网消息,路透社报道称,美国商务部长吉娜·雷蒙多表示,拜登政府将提议要求美国云计算公司确定外国实体是否正在访问美国数据中心以训练人工智能模型。

  这项拟议中的规定已于1月26日发布,供公众评议。雷蒙多称,美国正在“尽全力阻止中国获得其想要用来训练本国人工智能模型的算力,但如果他们绕过这一点使用我们的云计算系统来训练他们的模型,那美国这样做还有什么用?”

  雷蒙多曾表示,美国商务部不允许美国芯片设备制造商英伟达公司“出口最复杂、处理能力最强的人工智能芯片,因为这些芯片将使中国能够训练他们的先进模型”。

  近日,应美国政府要求,荷兰芯片设备制造商阿斯麦(ASML)取消将部分光刻机出口中国。

  阿斯麦当地时间1月1日表示,在美国限制出口后,荷兰政府已部分吊销向中国出口部分芯片制造设备的许可证。“荷兰政府最近部分吊销了NXT:2050i和NXT:2100i光刻系统2023年发货的出口许可证,影响了中国的少数客户。”阿斯麦在一份声明中表示。

  阿斯麦官网信息显示,该公司拥有三款主流深紫外线(DUV)光刻系统产品,分别是NXT:1980Di、NXT:2000i和NXT:2050i。其中,NXT:2050i是一款高生产率、双级浸润式光刻工具,专为在先进节点批量生产300毫米晶圆而设计,每小时可生产295片晶圆。双级浸润式光刻系统NXT:2100i是NXT:2050i的后续产品,配备了新的投影光学调节系统。1月1日荷兰出口管制新规生效后,在所有的DUV光刻系统中,阿斯麦只能向中国大陆地区出口NXT:1980Di产品。

  阿斯麦是世界上少数几家能够制造芯片光刻机的半导体设备厂商,而光刻机是极其关键的半导体制造设备。由于掌握全球高端芯片制造关键技术,荷兰政府以及阿斯麦一直是美国游说、拉拢、施压的重点对象。此前,在美国的压力下,阿斯麦被禁止向中国出口其最先进的极紫外线光刻机(EUV),但仍可以销售上一代的DUV。然而,美国多次向荷兰施压,要求将DUV纳入禁售范围,以进一步打压中国半导体行业。

  此前,阿斯麦首席执行官彼得·温宁克曾多次表示不支持美国对中国的芯片限制,并抱怨“在美国的压力下,我们放弃的已经够多了”。有分析认为,美国资本在参股、股权上对阿斯麦有直接且显著的控制,且美国通过一些半导体技术联盟,在技术标准的授权使用上也约束着阿斯麦。多家外媒曾报道称,荷兰政府和阿斯麦面对着美国的强大压力。彭博社此前的一篇报道称,“有熟悉相关谈判的人士形容,美国的行为像个恶霸”。

  针对美国要求阿斯麦停止向中国出口某些型号的光刻机,汪文斌回应,中方一贯反对美国泛化国家安全概念,以各种借口胁迫其他国家搞对华科技封锁。半导体是高度全球化的产业,在各国经济深度融合的背景下,美方有关霸道、霸凌行径严重违背国际贸易规则,严重破坏全球半导体产业格局,严重冲击国际产业链、供应链的安全和稳定,必将自食其果。

  美国靠自身力量阻挡中国半导体产业发展已然乏力,转而采取胁迫其他国家对中国搞科技封锁、蚕食盟友利益的下策

  科技优势被视为维系美国霸权地位的基础,科技霸凌已成为美对华战略竞争的武器。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科技与网络安全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周宁南分析指出,美国在对华先进芯片、人工智能打压政策空间基本用尽的情况下,仍然不能阻止中国国产手机芯片、先进人工智能等的技术进步,这让美国感到其霸权受到挑战。

  2022年,美国推出《芯片与科学法案》(以下简称“芯片法案”),旨在通过巨额产业补贴和遏制竞争的霸道条款,推动芯片制造“回流”本土。事实上,该法案实施缓慢,迄今为止只向非尖端芯片制造商提供了两笔数目不大的拨款。有分析指出,美国政府对芯片行业采取的保护主义政策已造成市场扭曲,叠加出于政治意图的算计,以及补贴也无法解决的劳动力短缺问题。相关举措非但不能长期遏制中国技术发展,反而给行业发展带来种种不必要的障碍。

  “美国的芯片对华出口管制已经基本没有政策空间,基于‘芯片法案’的芯片产业政策实施了一年多进展不大。”周宁南说,美国胁迫荷兰光刻机制造商停止向中国出口部分光刻机,反映出美国靠自身力量阻挡中国半导体产业发展已然乏力,转而采取胁迫其他国家对中国搞科技封锁、蚕食盟友利益的下策。

  美国是胁迫他国搞科技封锁的“惯犯”。“冷战时期,美国曾联合多国成立实施技术封锁禁运的‘巴黎统筹协调委员会’;冷战结束后,美国牵头发起‘瓦森纳协定’(《关于常规武器和两用物品及技术出口控制的瓦森纳安排》)等。”周宁南告诉记者,美国借助“美日荷”芯片出口管制相关协定、“澳英美联盟”(AUKUS)等机制在人工智能、量子科技等领域扩大对华科技封锁圈,这些行径侵犯了其他国家的科技主权和战略自主性,也完全背离科技创新和经济发展的基本规律。

  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蓬勃兴起,以人工智能、云计算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术发展日新月异。周宁南认为,美国对中国人工智能训练施加限制举措,妄图把云计算服务打造成算力出口管制的工具,异化为对中国人工智能技术和研发进展的单向核查机制。

  “中国算力规模全球领先,人工智能等技术进步不可阻挡,美国在云计算服务上对中国进行限制,非但无法达到减缓中国人工智能发展步伐的目的,反而是美国云计算技术自绝于全球大市场的开始。”周宁南说。

  美国在科技领域的霸凌行径对其自身科技与产业发展的反噬正在显现

  1月24日,阿斯麦(ASML)公布了2023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财报。得益于对中国芯片制造设备的强劲销售表现,该公司营收和净利润均超预期。

  中国是世界最大的半导体市场,也是全球半导体供应链的重要组成部分。要求台积电、三星电子等企业交出半导体供应链数据,威逼利诱其到美国投资办厂……美国以牺牲高科技跨国企业的全球效率和利润为代价维护自身霸权已招致普遍不满,美国在科技领域的霸凌行径对其自身科技与产业发展的反噬作用正在显现。

  不久前,美国商务部发布美国微电子产业基础评估报告,这份报告对194家在美国设计、制造或分销半导体器件的公司进行了调研,其中有70多家企业表示,因为美国政府的出口管制措施,使得它们丢失了交易机会。原本这些公司会花时间和金钱来确保交易的合规,但面对美国政府越来越严苛、复杂的出口管制措施,他们只能选择直接取消交易。英伟达首席财务官科莱特·克雷斯此前曾直言,美国限制人工智能芯片对华出口“将令美国这一行业永久丧失机会”。

  “美国对华采取的‘技术硬脱钩’政策,使美国高科技企业的全球市场份额、营收收益与吸纳高技能工作岗位数量等多项指标全面受损,抑制其在全球市场的适应能力和竞争力。”国际关系学院国际政治系副教授丑则静说。

  当前全球半导体产业已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产业格局,一些先进芯片的生产包括超过1000道工序,需要超过70次跨境合作来完成。“美国的霸道霸凌行径严重违背国际贸易规则,严重破坏全球半导体产业格局,严重冲击国际产业链供应链安全和稳定。”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家全球战略智库研究员马涛说。

  而在人工智能领域,西安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院长张杰认为,美国国会和政府频繁出台关于人工智能的法案和行政命令,通过贸易保护、经济制裁、长臂司法管辖及外交施压等手段,妄图将中国规锁在人工智能产业链和价值链底端。

  “人工智能处于飞跃发展的紧要关头,美国具有领先优势,而中国发展潜能巨大,崛起势头强劲。美国企图垄断人工智能发展优势,甚至将人工智能技术作为恶意阻挠他国发展的手段,不但将制造零和博弈,也将损害各国平等发展和利用人工智能的权利。”张杰说。

  美国无法把中国阻挡在高科技竞赛圈之外,搞“脱钩断链”、筑“小院高墙”最终围困的将是美国自身

  为维护自身科技领先及产业优势地位,美国遏制打压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嘴里说的是“要公平竞争,要基于规则”,实际上做的是“美国优先,实力至上”。事实上,以胁迫方式打压中国科技企业不过是美国的“故技重施”。

  日本半导体产业在20世纪80年代发展迅速,一度压倒美国企业。于是,美国采取征收高额关税、强制规定市场份额等手段打击东芝、日立等日本半导体企业;

  法国阿尔斯通公司曾在核电、电气等领域大放光彩。2013年,美国以违反《反海外腐败法》为由逮捕该公司高管弗雷德里克·皮耶鲁齐,随后对他提起诉讼并对阿尔斯通公司处以巨额罚款。在美方施压下,阿尔斯通最终将相关业务部门出售给主要竞争对手美国通用电气公司;

  ……

  “美国以产业政策为武器实施保护主义,又以经济胁迫方式破坏自己制定的规则和政策。”马涛告诉记者,美国以技术封锁阻碍中国高科技产业发展,根本意图是唯恐中国在高科技产业链上占据更多主导地位,延缓中国在高新技术领域的发展,是毫无原则底线的单边霸凌行径。

  2024年第一周,华为手机位列当周中国手机市场销量第一。

  线下门店大排长龙、线上商城一秒卖……2023年8月底,华为Mate 60系列手机发布后“一机难求”,火热场景的背后是国产手机品牌持续提升产品技术,全力在创新上做大文章。

  在美国的科技围剿下,华为无法使用任何含有美国技术的芯片设计软件和半导体制造设备。华为发布新手机,被外媒普遍解读为中国顶住美国“极限打压”的例证。美国《国家利益》杂志刊文指出,美国收紧对华技术出口限制似乎未能阻止或放慢中国对最具战略影响的人工智能应用的推广,目前并没有迹象表明拜登政府对高端芯片、软件和机器出口的限制延缓了中国在第四次工业革命中占据主导地位的进程,相反,中国围绕技术限制展开的努力已取得快速进展。

  制裁、打压带来了困难,却也增强了中国自立自强、科技创新的决心和能力。针对中国在半导体等高科技产业存在“卡脖子”问题,多名受访专家认为,攻克关键技术、实现关键材料和设备的国产化替代是当务之急。“当前,包括半导体在内的多数高科技产业的核心技术主导权仍掌握在美欧手中,供应链核心产品主要由日韩等国提供。我们要认清差距、缩小差距,充分利用我国的人才技术、产业集群、市场规模等优势,加大高技术领域研发投入,提振薄弱产业发展,以‘补链强链’来塑造中国产业链供应链的韧性和完整性。”马涛说。

  科技创新成果应该服务于全人类的福祉。在张杰看来,中美在人工智能领域竞争的本质是锚定高科技产业制高点和高价值链顶端的“攻守之战”。“美方竭力围堵中国人工智能发展,力图迟滞中国数字技术发展速度;中国则奋力突破重围,力争掌握战略主动权。”张杰说,中美作为两个大国应携手合作而非零和博弈,这样才能推动人工智能等前沿技术良性发展。

  “遏制中国注定只是徒劳。”马涛说,美国无法把中国阻挡在高科技竞赛圈之外,搞“脱钩断链”、筑“小院高墙”最终围困的将是美国自身。

中国公共新闻网摘编亓淦玉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音/视频文章内容转载于网络(本网原创文章除外),其版权均属于原作者或归属权利人。我们尊重原创,也注重分享。转发推广仅供学习参考之用,禁止用于商业用途,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仅供交流学习了解法律、法规、政策,如无意侵犯到贵公司或个人的知识产权,部分文章转发推送时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若来源标注错误或无意侵犯到您的权益烦请告知本网制作采编部QQ号: 3555333776,微信号:GAN160003,请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或更正。电话:010-89525216。本网投稿邮箱:3555333776@QQ.COM。通讯地址:北京市通州区通胡大街78号(京贸中心)二层15号。本网原创文章欢迎转载,为尊重和维护原创权利,请转载时务必注明原创作者、来源:XXXXX网站。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发表感言: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更换。